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温州法院网您所在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温州法院网  ->  法院文化  ->  法官风采  -> 正文

谁会忍心与他们失约?

2017年03月30日 来源:龙湾法院 作者: 编辑:龙湾法院 审签:张美权 字体:

  2017年3月13日晚,一个平常的雨夜,我的朋友圈却刷出了不平凡的故事。

  这是一封服刑少年写给经办法官的信,收件人正是我们龙湾法院少年庭法官何娇。

  这封信,感动了何娇。何娇称之为《告别的礼物》,由于岗位调整,她伤感,因为她怕自己失去帮助他们的机会。信上写道:“每次相处时间只有短暂的九十分钟,但每次帮教都让我无比珍惜,因为他们用法爱为我驱除内心的惶恐与无助,给我带来前行的动力与希望。”

  对于孩子们来说,一年两次的帮教有着如此特殊的分量和意义:九十分钟的相处是陪伴,是不曾放弃,是真心希望他们安好。几年来,何娇不曾缺席过任何一次帮教,无论偶逢生病还是案件繁重,都抵不过对他们的惦念之情。谁会忍心与这些少年失约呢?让我们去读读她与他们的故事——

  【她与他们的故事】

  ▼1“初见”2013年的秋天,我第一次走进省未成年犯管教所。那一次帮教,我的眼眶湿了好几次,因为我看见了不一样的他们。一开始大家都有点拘谨,只有两个孩子开口说话。当问到有没有亲人过来探望时,少数几个孩子举起手。我问没举手的孩子,要不要帮他们联系亲人?阿伦腼腆地说:“不用来看了,我家在贵州深山里,爸妈还要干农活,我自己挺好的。”我又问他要不要让家里寄些财物。他连忙摆手:“不要不要,我家里穷,爸妈太辛苦。”我眨了眨眼睛,生怕泪水流出来。十五六岁的少年,在这里每天数着日子过,怎么会不渴望爸妈的关爱呢!和开庭时相比,他们清澈了,懂事了,知道为别人着想。这也许就是他们原本的样子,只是有时迷失了,有时需要我们帮他们擦去风尘。帮教回去后不久,我收到了阿伦的信,也给他回了信。这给了他勇气,他开始向我诉说心事,说那与他同案现已缓刑回家的女朋友,他在懵懂的感情面前既自卑又舍不得放下。我用浅薄的心理学知识和行走于青春岁月后留下的感悟开导他。渐渐的,他不再执拗于感情,而是开始谈最近的生活和今后的人生。寒来暑往,我在他的文字中从“敬爱的何法官”变成了“娇姐”,他却总在面对面帮教时变回那个“只是微笑不说话”的腼腆少年,这是真实的他,和他们。

  2“希望”每次帮教总有几张新面孔。这群少年说着,笑着,闹着,越来越显露出孩子的气息。我们让他们表演节目,他们则反过来起哄让我们唱歌。谈到最近的电影,他们会得意地拖长着尾音说“已经看过啦”。有一次我给大家定的谈心主题是“希望”。阿城首当其冲,大声说道:“我希望能够成为第二个马云。”大家一下子被这个紧扣时代脉搏的大胆想法惊呆了,紧接着是一阵热烈的掌声。没错,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。一向沉稳的阿顺接着说道:“我马上就要出所了,我希望能回到乡下做养殖,养一些鸡和鸭。”我开玩笑问他为什么不是养鱼养羊呢,他认真地回答:“我叔叔有这方面的经验,我能从他那儿学到技术。”大家踊跃着说出理想,有人说要去学厨师,有人说要重新回温州找工作,还有人说想先回老家陪陪父母再做决定。这些理想或大或小,或远或近,但终归是希望,是他们对新生活的希望,也是我们对他们重回社会的希望。

  3“告别”进入少年庭工作五载余,开展帮教回访四年许。我因这项工作收获几多荣誉,虽非我求,却也沉甸甸的,让我不敢忘了初心。如今因岗位变动之故,恐怕再无机会探访。孩子们,如果那一天你们问,我的希望是什么,我想说:希望更多的人透过少年犯的外衣看到一个全面而又全新的少年。别了,小虎牙,别再为容易赚学分而去读第三次五年级。别了,阿渊,没来得及让你望向窗外的忧郁的脸绽放笑颜。别了,孩子们,你们的信和信任我会一并珍藏。期待有一天,我们在别处再相见。

  【善良的人总是幸运的】

  ▼2015年8月,何娇的帮教故事被搬上了荧幕,她参与拍摄了法治微电影《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》。电影中,她不断对失足少年王小宝进行关爱、帮教,为其幼小心灵照进一道阳光,最后使他从容地走向社会。

  有关她与他们的故事,这只是其中一章。只愿彼时的种种,都珍藏在那些最美好的记忆里。再见面,他们的笑容依旧灿烂。

  你、我、何娇,每一位善良的人,谁都不忍心与这些少年失约!

关于本站 | 常见问题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